推广 热搜: 搭扣,拉手,包角合页  滚筒输送机  /不锈钢制品  塑胶运动地板  滚筒流水线  纳汇集团  稳定土拌和站  网带线  滚筒生产线  网带流水线 

没有哭闹,没有争吵,只有时断时续的谈话声,隔着一堵墙

   日期:2020-05-14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凌超勾了勾嘴角,没说话。再后来,小乌龟确实没被养死,一直平平安安地待到了肖兔出嫁。当然,这些仍旧是后话了。肖兔他们就读的
    凌超勾了勾嘴角,没说话。

    再后来,小乌龟确实没被养死,一直平平安安地待到了肖兔出嫁。当然,这些仍旧是后话了。

    肖兔他们就读的学校,小学部和初中部是在一起的,等凌超顺利升上了初一,肖兔也终于是一个六年级的学生了。

    六年级,很多事情都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,包括女孩儿们的身体,肖兔的初潮就发生在六年级上半学期的某一个下午。

    那时候,学校已经上过几节生理卫生课,肖兔多少也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,可是她依旧不知所措地坐在位置上,不敢站起来。

    后来,放学了,大家打扫完卫生陆陆续续地都走了,肖兔还是没敢站起来,直到凌超来教室里找她。

    “怎么还坐着?”凌超把她放在桌上的书包一提,就打算走人。

    “等一等!”肖兔喊了声,紧皱的眉头透露了她心中的尴尬。

    凌超发觉了什么,走过来:“你怎么了?不舒服?”

    肖兔咬咬嘴唇,吱吱呜呜地不知该怎么和他说:“我……我那个……来了……”

    凌超愣了愣,随即明白了过来。他走过去,放下两人的书包,然后脱下校服,递给她。

    “给。”

    肖兔坐在那儿,不安的眼神盯着那件递来的校服,踌躇着不敢伸手。

    “难道你想在教室里待到明天吗?”

    她咬咬牙,终于还是接过了凌超手里的校服。

    肖兔把那校服系在腰间,正好遮住湿漉漉的裤子,然后凌超就穿着短袖,拿着两只书包,陪她一起回家。

    回到家的时候,院子门口停了辆车,一看就很高级的那种,不少街坊站在院子门口,伸长着往里看,边看边悄悄议论着什么。

    等凌超和肖兔过去,有好事者就偷偷地对凌超说:“你爸回来了。”

    没错,那天对肖兔和凌超来说都是个来亲戚的日子,不同的是,肖兔来的是大姨妈,而凌超来的是他那个消失了六年,终于又出现的老爸。

    凌超进院子的时候,一直沉默着,脸色不太好。

    他没直接回家,而是把肖兔送到了屋里,嘱咐她注意休息,然后才背着书包回了家。

    看着凌超离去的背影,肖兔忽然有些担心。

    她知道凌超不爱在别人面前提起他爸,四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他因为收作业和班里的坏小子起了冲突,那坏小子后来拉着一帮人在校门口堵他,指着鼻子骂他是个没爹的野种。

    那也是凌超唯一一次和人打架,后来,要不是肖兔跑去叫警卫,凌超额头上留的可能就不止是那个淡淡的疤痕了。

    这件事,后来害得凌超被她妈狠狠打了一顿。但是从那次以后,学校里再也没人敢在凌超面前提起他爸,也没有老师再说他文气了,因为大家发现,这只小猫发起威来,简直比老虎还狠。

    老凌的回来,让这个院子原本平静的气氛忽然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   那天晚上,肖兔他爸妈一直在凌超家待到很晚,肖兔被勒令待在家里不许出门,她只能可怜兮兮地把耳朵贴在墙上,听隔壁的动静。

    没有哭闹,没有争吵,只有时断时续的谈话声,隔着一堵墙,她听不清楚。

    后来,她爸妈回来了,脸上的表情没有去时的凝重。

    再后来,老凌就搬回来住了,他那辆高档的轿车没一起开来,据说是停在镇上那个新建的高级停车场里,停车费高得吓人。

    那之后的很多年,肖兔有一次想起这件事,问她妈,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   她妈闭口不谈,只是淡淡道:“其实你干妈,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人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