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搭扣,拉手,包角合页  滚筒输送机  /不锈钢制品  塑胶运动地板  滚筒流水线  纳汇集团  稳定土拌和站  网带线  滚筒生产线  网带流水线 

他的热血已经沸腾,他的斗志像咆哮的火山,他要与风照原生死与共

   日期:2020-06-01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小心后面!札札大叫着扑向风照原,在空中猿猴般地翻了一个筋斗,落在风照原的背后,探手抓去。地上的眼珠触须爬动,灵活一闪,躲
 “小心后面!”

    札札大叫着扑向风照原,在空中猿猴般地翻了一个筋斗,落在风照原的背后,探手抓去。

    地上的眼珠触须爬动,灵活一闪,躲开札札的手掌,迅速攀上了风照原的脚踝。

    如同被利针狠狠扎了一下,风照原脚下顿时跟跄,“吱”的一声,札札的手掌已经捏住了不断向脚踝钻入的眼珠,将它拔了出来。

    风照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和札札背靠背而立,沉声道:“我们必需立刻离开这里。”

    “好!这些东西,实在是太古怪了。”

    札札心有余悸地道,两人紧紧盯着周围蜘蛛般爬动的眼珠,一点点向前挪动。

    几只眼珠迅速围了上来,绕着两人不停地转着圈子。无论他们退向何处,眼珠总是紧紧地跟在周围,蠢蠢欲动,似乎在寻找最好的机会,将他们一举猎杀。

    “先不要动。”

    札札突然道,他嘴唇蠕动,低声念出一段古怪的经文。

    一阵“噼里啪啦”的骨骼爆裂声传出,风照原忽然觉得背后瘦小的身躯在不断增大,转眼间,似乎变成了一座雄壮的高山。

    “哈哈!”

    头顶上响起札札如雷贯耳般的笑声,风照原惊异地仰起头,札札就像是一个蛮荒时代的巨人,足足有三米多高,脑袋变得硕大无比,伟岸宽厚的身躯下两条腿又粗又长,脚掌如同小船一般,深深地嵌入地面。

    原来的衣服早被撑破,丝丝缕缕地从身上飘落。

    “这是我在这里学到的印度瑜珈术,你看还行吗?”

    札札大笑着举起脚,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一只眼珠无情地被他踩在脚下,碾了个粉碎。

    风照原又惊又喜道:“好极了,就是你的衣服太小了点,公共场合不宜。”

    “我的**造型很有艺术感吧?”

    札札扮了个鬼脸,长腿摆动,猛力大踩,追得几只眼珠慌乱四窜。

    “有没有艺术感我不知道,至少我们不用逃跑了。”

    风照原精神大振,盯准了一只逃窜的眼珠扑去,一拳击出,不等眼珠逃开,右腿紧接着贴地横扫,眼珠立刻怪叫着飞了出去。

    “不好了!”

    札札突然怪叫一声,弯下腰,肚子发出“咕咕”的怪音,整个身躯如同泄了气的皮球,迅速缩小,几秒钟的时间,又变回了原来瘦小干瘪的样子。

    迎着风照原诧异的眼神,札札双手遮住裸露的下体,愁眉苦脸地道:“这种瑜珈术只能变身一会儿,看来我们还是要逃跑。”

    风照原哑然失笑,刚要说话,瞳孔忽然收缩。

    四周响起了  的声音,放眼望去,地面上鼓起了一颗又一颗的圆球,连续不断,密密麻麻,慢慢蠕动着向他们立脚的地方弥漫过来。

    大地仿佛变成了活动的怪物,随着一颗颗圆球在草皮底下耸动,野草诡秘地摇晃起来,像无数条黑线高低起伏。

    “难道这些都是?”

    札札瞪大了惊骇的眼睛,声音颤抖得就像摇摆的荒草。

    “噗哧噗哧”,丛生的野草纷纷跳起,令人眼花缭乱。成千上百只眼珠破土而出,如同死亡的黑色音符,触须爬动,阴森诡异,从四面八方不紧不慢地爬了过来。

    “这么多啊,妈的,完了,这下真的完了。”

    札札面如死灰,现在连逃走也不可能了。

    风照原的心不断往沉下,盯着不断逼近的眼珠,似乎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道。

    眼珠诡秘地爬动着,形成一个个圆圈,由内而外,如同层层波浪,将两人完全困住。随着一声声怪叫,眼珠的波浪重重涌动,窥伺着圈心中的两人。

    “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吧。”

    札札惨然一笑,回头望着风照原,目光中已经没有了斗志:“真遗憾,我再也不能去找我的札菲了。”

    在两个人中,也许只有一个能够活着吧。

    风照原深深地看了一眼札札,脸色变幻莫测。

    第一圈波浪终于冲了上来。

    “不到最后一刻,我们决不能放弃!”

    风照原大叫一声,猛然抓起札札,用尽全力将他扔了出去,札札在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抛物线,摔在了眼珠的包围圈之外。

    “快跑!札札!去找你的妹妹吧!”

    风照原怒吼着像一道旋风直冲出去,一只只眼珠怪叫着窜到他的身上,几十根触须同时刺入他的肌肤,鲜血刹那间染红了全身。

    札札爬起来时,眼睛都红了,浑身震颤地望着风照原,后者跟跟跄跄,步履蹒跚,密密麻麻的眼珠覆盖了他的身躯,拼命蠕动着,向风照原

    的体内钻去。

    “扑通”一声,风照原仆倒在地上,痛苦地翻滚着,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。

    “不!”

    札札凄厉地狂叫一声,疯狂地向风照原冲去。

    札札!去找你的妹妹吧!

    那诚挚的声音仿佛熊熊的火焰,烧得札札的心生疼,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,模糊了他的眼睛。

    还从来没有一个人,这样关心过他,关心过一个贫民窟出身的卑贱黑人!

    札札怒吼着冲了过去,他的热血已经沸腾,他的斗志像咆哮的火山,他要与风照原生死与共,就像他过去不能扔下他的妹妹,他不能将风照原扔下,他不能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