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搭扣,拉手,包角合页  滚筒输送机  /不锈钢制品  塑胶运动地板  滚筒流水线  纳汇集团  稳定土拌和站  网带线  滚筒生产线  网带流水线 

今后你们就是并肩作战、生死与共的战友了

   日期:2020-06-01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奥马尔:法国政府举荐,能以意念操控物体。莫里:泰国政府举荐,会飞檐走壁,双目能够夜视。风照原:联合国安全总署举荐,奔跑速
 奥马尔:法国政府举荐,能以意念操控物体。

    莫里:泰国政府举荐,会飞檐走壁,双目能够夜视。

    风照原:联合国安全总署举荐,奔跑速度惊人,智商高达二百二十八。

    二十个学员只剩下了七个,真是伤亡惨重,出师不利啊。

    罕高峰在心中低叹一声,宣布道:“我郑重地通知你们,各位已经通过本次考核,成为雷电盾牌的正式组员了。”

    兰斯若微微皱了皱眉:“其他的学员呢?难道说?”

    “死亡,是你们随时会遇到的命运,不过早晚的差别罢了。”

    尤妃丽缓缓上前一步,柔声道:“各位是最后幸存的七名学员,不必惊讶,希望大家充分认识到这份职业的危险性。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尤妃丽,是雷电盾牌的副组长。”

    札札挤了挤眼睛:“太好了,有美女领导我们,就算是死也做个风流鬼了。”

    尤妃丽美目流盼,露出一丝荡人心魄的笑容:“请你们以后称呼我副组长。”

    “哦呦!”

    札札怪叫一声,双手捂住了脸。刚才尤妃丽妩媚的目光落在他脸颊上,像是冰针刺过一般,又冷又痛,难受无比。

    “你没事吧?”

    尤妃丽看了一眼札札,脸上似笑非笑。

    “原来是朵带刺的玫瑰啊。”

    札札哭丧着脸,含糊不清地嘟囔道。

    罕高峰目光炯炯地扫过众人:“如果大家没有什么疑问的话,现在立刻起程,返回纽约的联合国安全总署。”

    一声呼啸,飞机钻入蓝天。

    风景宜人的山川湖泊,在舷窗外逐渐化作一个个小点,连同这几天惊心动魄的考核,向学员们作着无声的告别。

    风照原将头靠在舒适的座椅上,看着逐渐出现在窗外的茫茫白色云海,若有所思。

    机舱最前面的电视屏幕上闪过一幅幅联合国总部的画面,尤妃丽站在屏幕前,正向学员们做出简单的介绍。

    “在想什么呢?”

    坐在后排的札札用胳膊捅了一下风照原,低声道。

    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好像做了一场梦。”

    风照原随口回答,心里却在想着那个妖异的声音,它似乎牢牢缠上了自己,不过在他被山本纪夫的秘术攻击,险些丧命的时候,又好像是它救了自己。

    风照原看了看自己的皮肤,光润整洁,没有留下任何的疤痕,以当时几十只眼珠钻入他肌肤的重伤情况来看,这完全是不符合医学逻辑的事情。

    难道真的有一只可怖的妖怪钻入了他的心中,悄悄操控?

    风照原打了个寒噤,想起自己在钟乳石洞中突然变成杀人怪物的样子,不由得愁眉不展,心事重重。

    札札的头凑上前来,神秘兮兮地道:“你看尤妃丽,她说话的时候,起伏的胸脯真是很迷人啊。”

    “色鬼!”

    坐在风照原身边的卡丹娅听到了札札的悄悄话,娇嗔地骂道。

    札札立刻色迷迷地盯着金发碧眼的卡丹娅:“大美女,以后我们就是亲密无间的战友了,先来认识一下。我叫札札,外表瘦弱,实际强悍。”

    卡丹娅显然是个开朗随和的女子,闻言噗哧一笑:“我叫卡丹娅,外表强悍,内心脆弱。”

    札札立刻眉花眼笑,拍了拍风照原的肩膀,介绍道:“这位是我的死党兼救命恩人,智商高达二百多的风照原。”

    “早就听说了。”

    卡丹娅眨了眨眼睛,友好地对风照原伸出手:“认识你很高兴。”

    “我也是。”

    风照原笑着与对方握手致意。

    卡丹娅似乎对风照原颇有兴趣,不停地问这问那。风照原逐渐了解到,卡丹娅私底下还是一个古代文明的狂热爱好者,对中国五千年的历史、文化尤为熟悉。

    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?竟然连古印加帝国建立的年代都一清二楚。”

    卡丹娅不理会背后札札的鬼脸,望着解答了她无数疑问的风照原,露出钦佩的神色。

    “虚拟世界的钟乳石洞里,不是都有这方面的知识吗?”

    风照原不以为然地道。

    “啊!我也去过那里,就是记不住这么多东西。”

    卡丹娅不好意思地摇摇头,几缕金黄色的头发拂过风照原的脸庞,传来浓郁的芳香。

    风照原心中微微一荡。

    “那以后多教教我吧,我对古代文明很感兴趣呢。”

    卡丹娅长长地伸了个懒腰,被夸张突出的美好胸脯让札札看得几乎眼球夺眶弹出。

    风照原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落在卡丹娅高耸的胸脯上。

    卡丹娅瞥见风照原盯住自己的目光,脸红了一下,心中却有几分喜悦,对于这个俊秀潇洒、学识渊博的中国人,她充满了好感,尤其对方那双清澈灵异的黑色眼睛,仿佛会放电一样,让人意乱情迷。

    “唉,早知道美女对知识感兴趣,从前我就多念点书了。”

    札札装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,惹得两人哈哈大笑,引得其他学员纷纷侧目回顾。

    远处的尤妃丽蹙了一下眉头,刚要说话,罕高峰向她摆摆手,站起来道:“今后你们就是并肩作战、生死与共的战友了,现在不妨互相熟悉一下,增进彼此的了解和感情。”

    札札立刻举起双臂怪叫欢呼,开始大放厥词,其余的学员们也互相起身交谈问好,安静的机舱内立刻热闹起来。

    欢快的笑声不时地传出,连舱内的空气似乎也变得活蹦乱跳,望着一张张充满生气的脸,罕高峰的心中掠过一丝淡淡的忧伤。

    尊将,他们就和我们从前一样啊。

    冷峻的雷电盾牌组长转过身去,复杂的目光落在了舷窗外逐渐清晰的纽约市。

    “起来,落下,起来,落下。”

    学员中只有一名叫奥马尔的学员孤独地坐在角落上,并没有加入交流的行列。他忧郁的目光盯着身前餐板上的咖啡杯,嘴中念念有词。而咖啡杯奇迹般地被他的目光所操控,自动升到半空中,又缓缓落下,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下面举动。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