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搭扣,拉手,包角合页  滚筒输送机  /不锈钢制品  塑胶运动地板  滚筒流水线  纳汇集团  稳定土拌和站  网带线  滚筒生产线  网带流水线 

慢慢解下那块破旧的电子手表,小心翼翼地用手帕包好,放入怀中

   日期:2020-06-01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飞机停在一个秘密的军事机场,四周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守卫。一部黑色的防弹房车等候在舷梯前,载着众人驶向纽约市曼哈顿区的联合
  飞机停在一个秘密的军事机场,四周布满了荷枪实弹的守卫。一部黑色的防弹房车等候在舷梯前,载着众人驶向纽约市曼哈顿区的联合国安全总署。

    一幢幢气派豪华的高楼大厦在车窗旁急速闪过,人群涌动,车流如海。学员们都有一种回到熟悉世界中的舒适感觉,毕盛克和兰斯若热闹地讨论起纽约的人情风貌,莫里不住地向车窗外好奇张望,奥马尔坐在后排闭目沉思,而札札一路上极尽捉狭逗趣的能事,卡丹娅笑得娇躯乱颤,丰满弹力的胸脯好几次无意蹭过风照原的右臂,令后者坐立不安,不断生起自然的生理反应。

    直到到达目的地,风照原才长长松了一口气。自从在钟乳石洞中荒唐过一次之后,他知道自己难以禁受得住女色的诱惑,从这一点来看,也算是他最大的一个弱点。

    “我真的可以在这里工作了。”

    望着气派威严的安全总署大楼,札札激动地对风照原道:“我终于可以像白人那样,在高级的办公楼中工作了,他妈的,这一切真是难以置信。”

    风照原拍了拍札札的肩膀,笑道:“这是你的努力所得。”

    电梯将众人送到十九楼的会议厅,安全总署的尤尔德署长亲自在那里接见了他们。

    “各位的任务,是消灭全世界一些具有异能力的特殊恐怖分子。”

    尤尔德开门见山地道:“这项任务毫无疑问是非常危险的,但为此你们也将得到每月两万美金的高额酬劳,并享受每年一个月的带薪长假。除非死亡或者身体上的特殊情况,否则只能等到五十岁后自动退休。”

    “一个月两万,一年就是二十四万,我今年二十四岁,可以拿二十六年的工资,二十四乘以二十六也就是······”

    矮胖的意大利学员毕盛克低着头,扳着肥白的手指,嘴唇蠕动,小声掐算着。

    风照原心中好笑,听到毕盛克不断地嘀咕着二十四乘以二十六,半天还没有计算出准确的数字。

    “六百二十四。”

    风照原低声道。

    “噢!”

    毕盛克双目放出奇光,语声也变得颤抖起来:“六百二十四万美金,那要等于多少意大利里拉啊!我发财了,老天,我发财了。”

    “退休后各位还可以领到一笔丰厚的退休金。”

    尤尔德接着道:“不过在职其间,不得违反安全总署的任何规章制度。否则会被随时清除,你们都明白了吗?”

    看到众人肃然点头的神色,尤尔德满意地道:“今后罕高峰就是你们的直系长官,对他的命令必需无条件地服从。各位,还有其它的什么问题吗?”

    一只白里透红的胖手举了起来,毕盛克舔着大嘴,贪婪地问道:“请问长官,退休金的数额是多少?”

    “这个问题,等到你们能够活到那一天再问吧。”

    罕高峰忽然厉声道:“如果只是为了想得到金钱,那你们根本不配拥有上天赐予你们的异能力!”

    满室鸦雀无声,尤尔德笑了笑,宣布他的欢迎会到此结束。

    尤尔德离开之后,罕高峰严峻的气势如同无声酝酿的雷雨,令空气也变得异常压抑。

    一名工作人员将工作手册、磁卡证件依次分发给众人,另一名工作人员端着一大盘亮晶晶的东西走入会议厅。

    盘中装的居然是一只只豪华名贵的手表。

    罕高峰沉声道:“你们可以各挑一只手表戴上。”

    毕盛克欢叫一声,抢先拿了一只金光闪闪的劳力士表戴上手腕,其余的学员也各自挑选了自己喜欢的款式。

    “现在开始对表,中午十一点四十七分五十九秒。”

    学员们低头看表,时间果然分毫不差。

    罕高峰的目光闪电一扫,喝道:“奥马尔,你原来的那块手表为什么不除下?”

    奥马尔沉默了一会,道:“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东西。”

    “拿掉!”

    罕高峰的声音不容置疑。

    奥马尔目光一冷,随即低下头,慢慢解下那块破旧的电子手表,小心翼翼地用手帕包好,放入怀中。

    罕高峰冷漠的声音响起:“从今天起,这块手表你们必须随时佩戴,一旦除下,将会引爆里面的微型炸弹。”

    会议厅内顿时一片骚乱,学员们不安地大呼小叫,瞪着手腕上闪闪发亮的手表,心惊胆颤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